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通信网

IT

正文

互联网冲击下的OTT化焦虑症日渐严重

导读: 如今,互联网带来的冲击所引发的焦虑症,有两个行业表现得极为明显,一个是传统媒体(前天,微博、微信圈子以及一些网络媒体纷纷报道了南都报系总裁曹轲先生的内部讲话:新形势下,南都应该怎么办?

  一、互联网冲击下的OTT化焦虑症日渐严重

  如今,互联网带来的冲击所引发的焦虑症,有两个行业表现得极为明显,一个是传统媒体(前天,微博、微信圈子以及一些网络媒体纷纷报道了南都报系总裁曹轲先生的内部讲话:新形势下,南都应该怎么办?这之前还伴随着在纸媒将死、海尔停止硬广等一系列事情发生)。再一个就是电信运营商,尤其是当微信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平台让运营商的传统短信业务极速萎缩以及对管道带来冲击下,连中移动这样的公司都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扬言要推出一款与微信相似的产品(融合通信)加以对抗。而中国电信也是加快步伐,与网易公司合资推出易信产品,以期能够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紧追微信。

  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正在被新兴媒体压缩,其危机感好理解。但是,作为掌控互联网接入管道资源优势的电信运营商,也显得如此紧张,将OTT描绘成运营商的大灾难,甚至号称运营商全行业联合起来加以遏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过度焦虑的表现。也正是由于这种过度焦虑的存在,电信运营商也开始更加重视互联网应用创新的工作,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打造一条足以支撑业务转型的新发展之路。不过,这种尝试却面临另外一个大问题:电信运营商能否打造出伟大的互联网应用?

  二、互联网实践的失败及基因决定论的服与不服

  电信运营商作为中国互联网的引路人和第一批参与者,经过短短的十几年的市场洗礼,其互联网部队可谓战损殆尽。电信运营商旗下,从互联网兴起是的信息港、热线,到后来的同学录,再到社交产品,我们可以数出一长串的名字。再到后来的,以中移动为代表的基地业务模式,如今在与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军的较量中,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较量中,明显处于下风。过去的实践和如今的种种表现让很多人认为,电信运营商是无互联网基因的。而作为电信运营商人而言,显然对此不那么服气。他们始终怀揣着一个信念:理想总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尤其是承担创新业务突围任务的一群人,他们也在各种情势之下,不断寻求改变和创新:中电信与网易合资搞易信如此,最近中电信和中联通各自推出的互联网金融是如此,中移动在广州设立的移动互联网基地也是如此,中电信提出的以混合所有制为突破口的方式更是如此。他们既不承认基因决定论的说法,但也同时深刻认识到在基因方面存在的重要缺陷,希望通过顶层设计、应用创新、引入外部智力等多管齐下方式寻求互联网应用的突围。 在OTT挤压下的这场新突围,显然相比上一轮的互联网竞争,在互联网巨头们已经构筑了较高的竞争门槛的情况下,需要承担的代价更大,需要承受的压力更大。因此,这种基因改造与互联网创新的突围之战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就更像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在这条道路上,我们又似乎看到了电信运营商的另外一些浮躁的情绪,这便是互联网企业的估值诱惑。

  三、互联网企业估值诱惑与创新突围之困

  最近,有三个企业的估值又倍受大家关注:一是阿里巴巴入股恒大足球俱乐部,12亿人民币占股50%;二是阿里巴巴并购UC,UC估值超过40亿美元;三是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估值达5亿元美元。互联网企业“神秘”的估值效应对电信运营商也开始越来越产生极大的吸引力。我们再用一组主要互联网企业(还不是所有上市互联网企业)的财务数据和市值数据对比,更能体现这种诱惑力。2013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总收入加起来也就电信运营商总收入的百分之二三十水平,净利润数与电信运营商旗鼓相当,但是总市值已经远超三大运营商。而BAT三家的市值与电信运营商相当,尤其是阿里即将上市的市值将超过中移动。因此,互联网创新业务带来的估值想象空间对电信运营商带来的诱惑可想而知。此外,从营收规模来看,即便是电信运营商的增量业务收入做到了BAT这样的水平,如果在估值水平上不能像互联网企业那样,则新增收入很难满足再造一个电信运营商的目标。因此,估值的提升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这也是电信运营商急切需要快速切换到互联网创新业务的重要原因。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通讯
  • 射频工程
  • 硬件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