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通信网

其它

正文

民资进入通信业:敢问路在何方?

导读: 近十年来,无论业界还是主管部门都提出了“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通信市场”的设想,但直到去年底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发放,才标志着通信市场真正规模化地向民间资本开放。尽管国际上民资进入通信行业已不是新鲜事物,国内通信市场的市场化改革也已经走过了将近20个年头,但基础通信运营对于民间资本来说依旧难以企及。

  近十年来,无论业界还是主管部门都提出了“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通信市场”的设想,但直到去年底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发放,才标志着通信市场真正规模化地向民间资本开放。尽管国际上民资进入通信行业已不是新鲜事物,国内通信市场的市场化改革也已经走过了将近20个年头,但基础通信运营对于民间资本来说依旧难以企及。日前工信部再次通过媒体表态: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按照“少限制多鼓励、宽进严管”的原则,全力支持民营企业进入。

  那么,民资从正式进入通信市场至今取得了何种突破?民资在通信行业中又将何去何从?

  拘泥传统业务 现状不容乐观

  对于民间资本进入基础通信市场,媒体和消费者是寄予厚望的。早在几年前,就有媒体鼓吹民间资本进入基础通信市场之后,甚至可以出现“手机免费打”的局面。应该说这种设想“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在短时间内却难以实现。从目前虚拟运营商的市场运营成效来看,尽管先后发布了多个业务品牌,也切实根据当前通信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对传统运营商尚未实现的“流量隔月不清零”等资费模式进行了大胆创新,但消费者对于虚拟运营商的信任度和支持度不高、依然处于观望的状态。而虚拟运营商的实际放号情况也并非如预想中的那样一路“凯歌高奏”。一方面放号量总和在当前基础通信市场的占比依旧较低,与三大传统运营商相比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另一方面难以形成持续性的市场影响,大多是“一阵风”的营销活动高潮过去后,后续的推广策略和举措难以跟上。

  以虚拟运营商目前的发展情况为例,民间资本进入通信市场之后短时间内难有大作为,主要制约有两个方面。

  首先是客观制约。通信市场对民间资本尚处在逐步开放的阶段,目前所开放的基础业务、合作模式也是以“业务批发”的形式为主,虽说虚拟运营商可以在业务批发的基础上进行重新包装和定义,但终究无法摆脱批发成本和业务类型的制约。

  其次是自身的制约。民间资本对于通信市场业务模式的探索还不够深入和全面,目前主要业务都是停留在传统业务如何包装和改造层面,虽然对于新业务模式的拓展有所尝试(如蜗牛在“免品牌”与自身游戏平台业务之间融合的积极探索),但深度和广度依然不足。

  不过,随着移动互联网进一步发展,通信市场和互联网市场之间的界限将会进一步模糊。这种情况下,民间资本在通信市场,乃至移动互联网市场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也可以一次衍生出更多的价值模式。同时,随着国家和主管部委对通信市场的管制逐步市场化、宽松化,民间资本可运作的范围和空间会更大,例如采取各种横向、纵向、平台化的价值整合等,完全有可能走出一条和传统运营商截然不同的道路。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通讯
  • 射频工程
  • 硬件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