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通信网

无线

正文

重新定义出行方式 航美集团入局空中WiFi

导读: 目前,中国有近百架飞机已开始为旅客提供空中WiFi上网服务,预计到明后年或将呈现爆炸式增长。航美集团与10家铁路局合作,已完成8家铁路局的设备安装,在长途大巴方面已签约30多万辆汽车,今年预计要安装20万套WiFi系统和设备。

“目前,中国有近百架飞机已开始为旅客提供空中WiFi上网服务,预计到明后年或将呈现爆炸式增长。我们与10家铁路局合作,已完成8家铁路局的设备安装,在长途大巴方面已签约30多万辆汽车,今年预计要安装20万套WiFi系统和设备。”航美集团董事长郭曼告诉记者。

早在两年前,郭曼便以将公司转型的战略方向调整至长途出行领域的无线上网业务,涵盖航空、铁路和长途汽车三大长途出行交通方式。2015年6月,航美集团将旗下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航美传媒75%的股权作价21亿元,出售给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龙德文创基金和文化中心基金,航美集团由此开始全面转型升级。

然而,进入空中互联网领域并非易事,其中涉及众多高门槛及政策壁垒。同时,近年中国三大运营商相继以不同方式重金砸向飞机空中WiFi领域,但其发展速度较为缓慢。有市场人士指出,作为由传媒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的“航美在线”出现,或将助推中国航空WiFi领域的发展速度。

重新定义出行方式

不久前,中国联通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联通宽带在线有限公司与航美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成都海特凯融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三方共同成立“联通航美”公司,该公司将依托中国联通的相关资源进军航空WiFi领域。

通信卫星流量的接入被国家定位基础电信运营商,中信部已给“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交通讯”4家发放牌照,卫星流量接入只能是拥有牌照的基础运营商才能做。“目前,国内已装入互联网设备80%的飞机都是和我们有关,飞机内部的局域网的经营也都和我们有关。”郭曼告诉记者。

其实,能在飞机上使用互联网或许是很多旅客的愿望。据中国民航网调查显示,超过73%的旅客其旅途行为第一意愿是上网,而当飞行时间超过4小时后,这一意愿接近100%;关于上网付费的调查显示,超过70%的旅客愿意付费享受空中WiFi服务,当飞行时间超过4小时后,这一意愿高达88.8%。

中国航空WiFi领域发展相对于美国是滞后的,2015年美国WiFi使用流量为3500PB,而中国目前只有250PB,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但在WiFi流量的使用率甚至还低于日本。

目前,国内有近100架航班上已开通WiFi上网业务。其中,东航70多架、南航10架、厦航8架、海航5架,国航1架等,而新购置的机型出厂时都配备有飞机上网的功能,但原有老机型则需要进行系统及设备的改装。改造一架飞机的上网设备,将需要至少300万元人民币,而一架飞机停运几天进行改造,这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是非常大的损失。

眼下,已安装上网系统的国内航空公司绝大多数暂时都处于免费的开放状态,但因航空互联网还处于整体试运营阶段,各大航空公司并未对其上网业务进行扩大宣传,多数乘坐飞机的旅客并不知道有这项服务。而有需求的旅客则需要提前向航空公司进行申请,而且还会限制人数,一般每架飞机只发放20-25个上网名额。而据郭曼判断,未来航班是否能使用互联网或许将直接影响各大航空公司的亏损及盈利状态。

关于空中互联网如何收费的问题,各国标准均不同,目前国外已有例如像“阿联酋航空、卡塔尔航空”等50多家航空公司对乘客放开前一个小时免费上网的时间,超出一小时则需要另外付费才能继续使用。而郭曼表示,在国内这方面问题基本取决于与各大航空公司的合作模式,航空公司是否愿意完全买单并免费提供给乘客使用,决定权在航空公司。空中上网成本相对于地面4G流量高很多,目前的通信卫星宽带流量有限,暂时并不能提供足够多的上网流量,收费是控制人数的方法之一。

“假如大家都能上网,流量有限上网体验肯定会很差。航空公司收费是比较合理的,未来向旅客端实现完全免费是不合理的。郭曼告诉记者。

高昂成本或将“下台”

“今年是空中WiFi的元年。”郭曼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去年,东航已陆续改装50架飞机,目前已超过70架。航空互联网领域的公司都在等待更新的航空互联网的技术出现,今年中国卫通已发射一颗KA通信卫星。现在所用的空中互联网使用的都是KU频段的卫星,其特点是资源稀缺,成本高昂。但KA的出现,可能会使价格下降三分之二,而且流量提供将会是几何级数的增长,KA通信卫星的带宽流量已超过去所有通讯卫星的宽带流量的总和。

目前,航空空中无线上网的解决方案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地对空宽带通信(ATG)模式,通过地面上基站为飞机上网提供信号;还有一种是卫星宽带通信模式,主要采用的是KU频段卫星。

地对空模式的优势在于成本较低,由于网络带宽大所以承载的人数较多。但它的短处很明显,飞机的飞行高度不能过高否则将收不到地面基站的信号,而且气流引起颠簸后信号会自动切断。中国卫通一位高管曾说,现在国内绝大多数航空公司都采用卫星模式,美国最大的地对空模式运营商也逐渐朝卫星模式演进。

多年前,空中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并不完善,无法提供有效的上网服务,彼时的通信卫星波段带宽较小,成本高昂,这使得郭曼想进入空中WiFi服务领域一直未能实现。后期,有了KU通信卫星的技术解决方案出现后,航美集团才得以开始进入此领域。

而KU的费用过于高昂,卫星的频段租赁费每年可达500万美元。如此高昂的成本,是否会影响航美的发展?郭曼表示此费用多少主要需要看租赁流量数量、转发器及用户量的大小,而KU卫星的高昂成本也随着KA卫星的出现而产生大幅下降的局面。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通讯
  • 射频工程
  • 硬件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