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通信网

其它

正文

韦乐平:大视频驱动全光网大发展

导读: 在近日举行的“2017光信息与光网络大会”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表示,大视频将驱动全光网大发展。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一方面,面对互联网OTT的强力冲击,其话音、短彩信等传统业务持续下滑,新业务又创新乏力,数据业务甚至一度陷入增量不增收的窘境;另一方面,运营商也在进一步挖掘先天的管道优势,通过业务重构与业务创新来寻求新的增长机遇,视频已经成为运营商积极探索业务创新及业务增收的市场蓝海。

为此,在近日举行的“2017光信息与光网络大会”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表示,大视频将驱动全光网大发展。

大视频时代为运营商开启业务增收机遇窗

当前,视频正在成为人们获取和分享信息的主流方式。据思科预测,视频流量已经成为网络中的主导流量,全球视频流量占互联网流量比将从2015年的70%增加到2020年的82%,增速高达31%,远高于整体互联网流量22%的增速。国内也是类似的情况,只不过由于运营商建设了大量CDN,实现了流量本地化,但来自用户侧视频流量占比依然达到60%。

放眼全球大T市场,视频已经不再是增值业务,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开始选择将视频定位为基础业务,部分运营商已经推出了基于IPTV的4K超高清视频业务,以此来积极探索业务创新和业务增收的市场蓝海。

“视频可能是运营商最成功的转型业务,4K/8K视频提出5-20倍带宽新需求,VR对带宽的要求高达Gbit/s,同时对延时和丢包率都有新的要求。”韦乐平表示,以4K/8K/VR为代表的新业务的来临,开启了视频业务的新时代——大视频时代。

在国内,中国三大运营商都宣布将视频作为基础业务大力发展,以四川电信等为代表的运营商已经在推进IPTV、4K视频以及整个视频业务发展方面走在了行业前列。作为运营商的主要设备供应商和战略合作伙伴,华为也将视频作为该公司重大战略之一,致力于成为运营商视频业务的战略合作伙伴,在大视频时代帮助运营商视频业务实现商业成功。

而从当前视频业务主要载体IPTV的发展来看,其在2016年已经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目前我国IPTV用户已经超过了一亿,成为FTTH爆发式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大视频时代的各种创新业务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全新的极致体验。

带宽、时延、抖动、丢包率等面临新挑战

崭新的大视频时代,许多运营商通过将手机、光宽带、4K电视业务打包销售的模式,除了加速IPTV本身的发展、光纤宽带的发展,还拉动了手机等业务的全面发展。

不过,在尝到甜头的同时,运营商也面临着新的挑战。“视频流量特征主要是长连接高带宽,突发性低,流量峰均比从普通互联网的4-5倍现在降到1.5-2倍。此外,大视频业务要求更严格的网络性能。”韦乐平指出,“光通讯好不容易发展到现在,以为能满足一系列要求了,现在新的压力又来了。4K/8K/VR等新业务不但需要很高的带宽,而且对于时延、抖动、丢包率等要求更加严格。”

“带宽方面,大视频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大带宽;丢包率方面,大视频业务由于高压缩比等原因,对丢包率要求更严,4K直播要求10的负5次方,VR要求是10的负6到10的负8次方,现网难以满足;延时和抖动方面,因为人眼对相位敏感,视频要求网络延时15-20毫秒、抖动几纳秒、视频加载时间2秒、频道切换时间1秒等。”

“但是仅仅依靠底层网络无法满足上述要求,或者代价太高,需要同时开启QoS和应用层纠错,但在过去的城域网中并没有这方面的要求。”韦乐平认为,要解决上述问题,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带宽。过去十年带宽改进的速度每年只有20%,但是同期互联网流量增速却高达40%。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越往后差距越大,带宽将成为光通讯软肋。

光网络仍是最适合的高带宽传输系统

如何应对大视频时代对于基础网络带来的新挑战?在韦乐平看来,光网络是最适合的高带宽传输系统。

“无论从功耗还是成本等方面来说,只要涉及带宽的业务,光通信是唯一的最适合的系统。一般来说,其他网络技术是层次越高、功耗越大、成本越高,路由器最耗电也最贵。与无线网络相比,光网络恰恰相反,LTE每户成本随速率而增,在一定范围内,FTTH与速率无关;用户平均体验速率4M以下时的光网络与LTE网络成本相当,4M以上FTTH更便宜。”

“大视频正驱动全光网大发展。”韦乐平指出,全光网要求全部的传输、交换、接入都在光域实现,控制允许在电域实现。TDM交换机全退网、较高的光纤覆盖率和较高的接入速率,只是全光网的初期阶段;只有在交换层引入ROADM、OXC,从而实现传输、接入和交换的端到端光网络,才是严格意义上的全光网。

谈及打造全光网的重点,韦乐平指出,全光网的关键是接入网,由于接入网技术进步相对最慢、投资也最大、维护成本最高,是实现全光网最费力的部分;全光网的归宿是全光节点,这是组网灵活性的灵魂;光层组网灵活性的关键是引入全光交换节点,电层节点尽管灵活性足够,但是透明性不足,容量扩展性不够,发展空间有限。

“全光节点的内涵方面,光波长通道可望在节点处按流量流向实现无需人工介入的全自动化灵活调度,最终实现无色、无方向、无冲突的三无透明光节点。当然,全光节点也面临一些挑战,由于全光节点受限于1200公里,理论上可以很远,但实际上只有1200公里,所以做中小颗粒调度浪费也很大。”韦乐平说。

此前,中国电信在上海部署了城域网ROADM,今年又在长江中下游的21个干线节点部署了ROADM,引入了全光网。据韦乐平介绍,在向全光网的演进中,首先是传输链路光纤化,中国电信除了个别海岛通信外,全网都已实现光纤化;其次是接入网光纤化,中国电信全网部署了2.4亿芯公里光纤,但仍有3.3亿芯公里铜线,大头还没完成;在传输节点引入光交换方面,中国电信在长江中下游全面部署ROADM,形成区域全光网,大概计划6月份开通,将推动和引领我国开始迈向真正意义上的全光网络。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通讯
  • 射频工程
  • 硬件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