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通信网

无线

正文

云晴:网业分离问题浅析

导读: 网业分离在电信领域内的实施具备较高的复杂性。它不能够简单地回答“实施后是否能够消除或是明显减弱行业资源垄断带来的无效率问题”,也难以回答“实施后是否会呈现出新的行业垄断态势”。就算是“分离后是否会因为交易成本的增加,反而导致电信行业发展的低效率”这样的问题,都需要审慎的分析。

  网业分离在电信领域内的实施具备较高的复杂性。它不能够简单地回答“实施后是否能够消除或是明显减弱行业资源垄断带来的无效率问题”,也难以回答“实施后是否会呈现出新的行业垄断态势”。就算是“分离后是否会因为交易成本的增加,反而导致电信行业发展的低效率”这样的问题,都需要审慎的分析。观察已经实施网业分离的国家,上述几个问题都还很难得到确定的答案。这一政策的总体指导思想是:通过基础网络架构与业务分离为它们各自寻找合适的发展模式,基础网络架构保持自然垄断,而之上的服务和业务则放开竞争。这样会避免出现“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状况,通过打破垄断,实现管道中立,开放服务业务竞争来打造新的产业。例如基础网络支撑服务、基础数据技术支撑服务产业、内容服务产业等。

  开始讨论之前,我们先要确定一个服务范围的问题。通常我们所说的电信服务,包含了如下几个方面的可能:为最终用户所提供的利用网元(网络物理设备,例如网络管道、接入节点等)能力所提供的服务;在网络基础上的内容或是应用(电子邮件、视频服务、行业信息应用)等;为客户提供的其他管理服务(计费、客户服务、客户关怀)等。在一定的政策框架范围内,电信运营商会根据其对效率成本的估算确定其提供服务的范围,以及自身提供服务的范围(即哪些服务自己提供、哪些服务外包)。因此网业分离,需要做出清晰的界定,到底分离在哪一个层面、分离的程度应该是怎样的。

  电信业务的复杂性带来运营商相应组织机构的复杂。从eTOM模型中我们可以观察到这种复杂度。(如下图所示)eTOM阐述了电信运营商及其所处的经营环境,给出了企业内、外部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五大实体:客户、供应商/合作伙伴、股东、雇员、其他利益相关者。eTOM给出了三大流程群组:1)战略、基础设施和产品;2)运营;3)企业管理。这三大流程群组进一步分解为23个一级流程群组和87个二级流程以及若干三、四级流程;其中7个一级的纵向流程群组,是端对端的流程,用以支持客户和管理业务;16个横向流程群组区分了功能运营流程和其它类型的业务功能流程。在模型的设计中,端到端的概念贯穿始终。为了提供这样的复杂业务,运营商/服务提供商需要强大的协调机制。

  为了更好说明,我们可以看德国电信典型复杂业务类型和组织机构的例子:1998年,德国电信按专业划分整合全球资产,形成4个战略部门:固定网络部门T-Com、移动通信部门T-Mobile、在线/互联网部门T-Online以及IP数据通信/系统解决方案部门T-Systems。

  2005年,德国电信宣布了为期三年的“卓越计划”,并对企业架构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改革:将T-Com和T-Online合并管理,提供面向个人用户的宽带和固网业务;T-Mobile保持不变,继续提供移动通信业务;T-Systems与企业客户部门合并,捆绑了集团的大中型企业客户业务,能够同时为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提供服务。2009年德国电信成立服务公司。作为DeutscheTelekomAG的全资子公司,服务公司负责例如客户服务、技术支持等工作。在这样一个组织机构中,针对个人客户、商业客户、家庭用户等不同需求,同时结合德国本土市场、美国市场、其他欧洲国家市场等地理因素构建了纵横交错的组织机构。

  尽管存在着上述的复杂度,电信业务改革就程度上而言,还是可以分成几种不同的类型。最为强烈的就是结构性的分离,例如将基础网络与服务业务进行分开,成立不同的实体进行运营;最平滑的是类似于允许转售业务、监管价格的虚拟运营商模式。在这两种极端之间,存在各种操作或是功能层面的分离。作为政策的制定者而言,单纯从市场效率的角度考虑,比较投入建立协调机制的成本还是打破垄断带来的利益哪个更高,是一个重要而困难的问题。

  从英国、澳大利亚等几个已经实施网业分离的国家看,这一举措可能会存在如下的困难:

  1.上下游的投资可能会收到一定的影响。鉴于电信行业项目投资的复杂度较高和投资高风险。在做出是否项目投资的决策时,如果评估是在同一实体内发生,相关人员、知识积累、流程都会相对容易。反之难度会加大。我们可以举出一个Wi-Fi运营网络投资决策的例子。从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的情况看,目前很多公共场所包括酒店、机场等都提供免费了的Wi-Fi服务,但是一张完整的运营网络远未实现。对于Wi-Fi运营网络的构想,通讯、媒体和互联网业界内部态度差异很大。支持建设Wi-Fi运营网络的一方认为,全民共享的免费Wi-Fi服务,将会成为社会发展创新的重要动力,可望发展成一项既拉动产业,又增加社会福利的公共服务工程。反对方则更多从专业运营的角度提出了网络质量、网络负载情况、网络运营成本、频率资源与当前频率冲突等角度提出意见。纳税人、政府、网络建设者、服务提供商之间对构建这样一张网络的定位及后期运营利益评估的差异,造成了很多目前出现的Wi-Fi并未能够真正进入良性的运营阶段。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技术文库

  • 光通讯
  • 射频工程
  • 硬件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