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科红旗失败成因:依赖采购 股东内斗

2014-10-14 08:58
科技那回事
关注

  从法官手中接过支票,贺唯佳长舒了一口气。

  9月16日上午,北京海淀法院对涉及中科红旗的二百余件欠薪执行案件进行了案款发还,作为原中科红旗工会主席,贺唯佳代表95位员工,领取了总额为1500多万元的现金支票。

  轰动国内科技行业的中科红旗清算案,就此宣告了结。

  由外观之,中科红旗解散清算,是过度依赖政府资金、没有造血能力的的国产软件企业失败典型。但笔者经过数月追踪调查,从不同消息源获得的,却是一个更深刻的故事版本。

  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是不同体制和管理理念下,董事会股东间利益纠葛而形成的内斗"传统"。这种"传统",从公司成立之初一直延续到为善后而成立的清算委员会,以及最终的资产拍卖过程中。

  对于贺唯佳以及95位前员工而言,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一位接近中科红旗大股东中科院软件所的知情人士认为,当下发展自主操作系统呼声渐高的大背景下,国产操作系统乃至整个中国软件产业的创新之路才刚刚开始。

  清算僵持

  9月16日海淀法院结案,距离中科红旗宣布解散清算已经过去半年多。如果从2013年4月停发员工工资算起,中科红旗清算拍卖一事更已历时一年多。

  在贺唯佳看来,如果真的只是清算拍卖,并不需要延宕这么长的时间。

  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4年2月10日,中科红旗一纸公告通知全体员工,称公司正式解散,员工劳动合同全部终止,公司进入清算程序。

  这意味着,这家成立14 年之久、中国最为知名的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就此走到终点。而在此之前,房租拖欠、员工薪资拖欠等资金链断裂前兆已经困扰中科红旗近1年之久。

  中科红旗官方公告显示,董事会做出解散公司决议的时间是2013年12月13日,并于2014年1月22日正式成立清算工作组,开展善后工作。

  然而,贺唯佳依然表示,直到2014年4月,成立已逾3个月的清算组仍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

  "中科红旗还没有死掉!中科红旗只是公司实体没了,并非完全资不抵债,技术服务和运维团队也依然还在正常工作。"彼时,面对笔者,贺唯佳坐在一堆杂乱的旧电脑主机和服务器中间,对外界流传的"红旗死掉"说法极为不满。

  贺唯佳所说的技术服务团队,算上他和原中科红旗副总裁杨立光在内,当时仅剩不到10人。所有人连同原公司总部转移出来的设备,全部挤在北京北三环西路附近一处民居内。

  由于人手不足,贺唯佳、杨立光以及其他人都没有了往日的职务之分,除了代表前员工与清算组中的股东方打官司,贺唯佳和杨立光还干起了日常的客户电话服务工作。

  留下来的人都是义务劳动,贺和杨两人没办法给任何物质上的保证和承诺。支撑这些老员工的,除了要对自己的工作酬劳讨个说法,更重要的,是多年来对中科红旗的感情,让他们试图保全中科红旗最后的精华。

  但经过3个多月反复拉锯,清算形势依然一片僵持。

  贺唯佳告诉笔者,清算组人数是动态的,主要人员中,有贺唯佳和杨立光2位员工代表,还包括中科院软件所科技处处长滕东兴、赛迪时代刘泽全等股东方代表。但清算组只是负责执行工作,事情最终还需要中科院软件所、赛迪时代、上海联创、兴创投资这4家股东组成的清算委员会拍板决定。

  最初,贺唯佳等职工方的代表曾提出按股比筹资的方案,试图让清算委员会股东方之间达成一致,先协商解决最为迫切的员工工资拖欠问题。

  从2013年4月开始,中科红旗已经拖欠上百名员工总计超过1500万元的工资。在贺和杨两人看来,几大股东资金充裕,按照股比筹措1500万元并不是难事,但对这一方案,清算委员会几位股东的意思很明确--没有可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