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宽带中国”尴尬:“中国式收费”成刁难

2014-10-09 10:11
小伊琳
关注

  在国务院印发《“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首次将宽带网络建设上升至国家战略高度的背景下,笔者最近在天津、安徽等地调研发现,尽管多地已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并积极落实,不过由于新建住宅光纤入户配套设施缺位、通信设施拆改浪费巨大、投资大收益低等原因,“宽带中国”战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遭遇种种难题,新建住宅应采用光纤到户方式建设政策在许多地方执行中几乎沦为一纸空文。

  新楼盘配套缺位老楼盘“收费”惊人

  尽管文件要求住宅建设单位必须同步建设住宅区内通信管道和楼内通信暗管、暗线等通信设施,预先铺设入户光纤、预留设备间,但是笔者调查发现,新建住宅需预先铺设入户光纤等规定,在许多地方的执行中几乎沦为一纸空文。

  2013年3月印发的《住房城乡建设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贯彻落实光纤到户国家标准的通知》中明确规定:自2013年4月1日起,在公用电信网已实现光纤传输的县级及以上城区,新建住宅区和住宅建筑的通信设施应采用光纤到户方式建设。住宅建设单位必须同步建设住宅区内通信管道和楼内通信暗管、暗线等通信设施,预先铺设入户光纤、预留设备间,所需投资纳入相应建设项目概算;新建住宅区和住宅建筑涉及的通信管道、楼内光纤、设备间等通信配套设施,应满足多家电信运营企业共享使用的需要,保障用户自由选择的权利。

  按照该文件的要求,住宅建设单位应组织对光纤到户通信设施进行验收,光纤到户通信设施未按要求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介入公用电信网。

  然而,笔者调查发现,新建住宅需预先铺设入户光纤等规定,在许多地方的执行中几乎沦为一纸空文。中国移动天津公司计划部项目经理蔡向阳告诉笔者,按照要求,新建小区应该管道到楼、光纤入户,但在实际建设中,许多开发商并未建设相关设施,也通过了验收。出于竞争考虑,运营商不可能放弃这些项目,而运营商实现光纤入户,平均每户要付出近千元的成本,在有些小区,三大运营商各建一套设施,形成严重的资源浪费。

  中国联通天津分公司网建部副总经理王晓龙表示,按照规定,新建楼盘“红线”内的通讯设施建设应该由开发商来完成,但实际执行中,能够完成的小区几乎没有,很多小区连设备间都没有。作为天津市最大的宽带运营商,天津联通每年花在光纤入户上的投资在2亿元左右,其中很多都是“红线”内的成本,这些成本原本不应该由运营商来出。

  新建楼盘配套严重缺位,而对老楼盘的光纤改造,也遭遇诸多“中国式收费”的刁难。

  中国电信天津分公司网络发展部高级技术督导纪根茜告诉笔者,在新楼光纤入户或旧楼光纤改造过程中,几乎每个小区、写字楼的物业公司都要向运营商收取“入场费”或“管理费”。“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明确的收费标准,完全看物业公司心情,有的收几万,有的收十几万,有的按户头一户收几十元,反正收了钱也不开发票。由于入门费用过高,有的小区或单位只好选择放弃。”纪根茜说。

  中国联通安徽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光纤入户交给物业公司的“入场费”“进门费”,住宅小区约每户10元至15元,楼宇每栋2万元至3万元,在各单位联合哄抬下,这些“灰色地带”的费用还在不断上涨。今年合肥市两会期间,民建合肥市委的一份提案显示,在宽带改造升级过程中,开发商、物业、企事业单位等对电信运营企业收取高额进场费。初步统计,2013年仅合肥移动推进的宽带网络升级改造及无线局域网深度覆盖施工建设中,就有110多个小区、30多所大中专院校因此未能顺利开工。

  除此之外,一些用户的抵触情绪也影响了“宽带中国”的开展。天津市工信委信息基础设施管理处处长姚天侍告诉笔者,天津市从2011年下半年就开始推动光纤入户,用光纤来替代原来的电话线,实践中,一些中老年用户对网络没有什么需求,担心光纤入户破坏装修,还有一些用户反映光纤入户后一个多月多出七八度电,因而反对光纤入户。

 

  投资大效益低通信设施拆改浪费巨大

  考虑到施工和光缆的费用,铺一公里光缆需要十万元以上的成本。有些地方位置偏远,很难回收成本。比如某区县村里面招商引资,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工业园,公司拉一条光缆过去需要五十多万,很多年都收不回成本。

  笔者调查发现,施工金额的高昂和诸多原本不必要的拆改,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运营商推进光纤入户工作的积极性。

  中国电信安徽分公司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城市地区网络基础较好,光纤入户每户需投入的成本约为1000元,大概五年能收回成本;农村地区往往宽带普及率低、地广人稀、线路老化损坏严重、盗窃线缆犯罪频发,建网成本很高,运营维护成本更为惊人。在农村投入500亿元建网,每年的维护成本至少100亿元,且收益率低,可能几十年都很难收回成本,在没有任何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公司财务状况会急剧恶化,没能力进行长期战略发展。

  上述说法在天津同样得到印证。蔡向阳告诉笔者,考虑到施工和光缆的费用,铺一公里光缆需要十万元以上的成本。有些地方位置偏远,很难回收成本。比如某区县村里面招商引资,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工业园,公司拉一条光缆过去需要五十多万,很多年都收不回成本。

  中国联通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许国平说,通讯设施虽是基础设施,但未像水、电、气一样纳入城市的总体建设规划,都是三大运营商各自规划自己的。新修道路时,往往水电气管道都会提前埋好,但极少预留通信管道。经常是一条马路修好了,三大运营商再把修好的路开槽埋线,或者从地下穿管道,一公里平白无故增添了十几万的投资。

  笔者采访了解到,未纳入城市的总体建设规划,同样带来通信设施“朝不保夕”的困局。许多地方搞拆迁,通信设施被直接要求拆除,运营商巨额损失也无法获得补偿。据了解,天津联通每年用于拆改的费用达3500万左右,天津电信每年的拆改费用也超过1000万,而这些拆改费用原本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可以避免的。

  安徽省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道路建设的承建单位存在野蛮施工和随意破坏通信管线设施的行为,遇到这种情况,电信企业会本着为用户考虑的原则,优先抢修、恢复用户通信业务,但缺乏对道路承建单位的约束手段。经常对道路修建区域反复进行通信设施的抢修,一方面给通信运营商带来巨大的维护压力,增加运营成本,另一方面也严重影响用户的使用体验。

  纪根茜举例说,天津市地铁一号线早在2007年时就覆盖了三大运营商的设备,但由于运营商和地铁公司在价钱方面谈不拢,地铁公司一直给电信运营商的设备断电,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用户一进地铁手机就没信号,此事直到奥运会来临前夕才得以部分解决。此外,三大运营商的设备在天津西客站投入使用时已实现覆盖,但由于后期西客站分属三个物业公司,价钱一直谈不拢,两家物业公司对运营商的设备采取断电措施,致使人们在西客站地下部分区域至今收不到手机信号。

 

  基站因辐射误解遭“强拆”运营商吃哑巴亏

  三大运营商在基站建设过程中经常遇到老百姓阻挠、抗议。有的小区基站建了一半,老百姓找园林局、环保局信访,到最后往往只能拆除基站。

  南开大学信息技术科学学院副教授史广顺表示,基站发出的电磁波在穿越钢筋混凝土墙后功率衰减会超过20dB(每减少3dB功率减半),因此隔着一座楼,信号能相差很多。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有足够的基站密度才能保证手机信号。

  姚天侍告诉笔者,按照国家《环境电磁波卫生标准》要求,移动电话蜂窝基站设置到居民住宅、学校、医院、机关、厂矿、商店及影剧院时,均应达到“一级安全区”标准,即电磁波强度小于10微瓦/平方厘米。一般情况下,基站天线安装在离地面15米至50米的建筑物或发射塔上,即使是辐射最强的情况下,辐射的功率密度也不超过每平方厘米1微瓦,远远小于微波炉、电磁炉、无线路由器等家用电器工作时产生的辐射。

  而笔者调查发现,全国各地关于基站辐射的传言越传越离奇,部分群众通过各种方式逼运营商拆除基站,甚至有人直接打砸基站。

  笔者近日在西部地区的一个4G基站施工现场看到,数十名群众将中国移动施工人员团团围住,情绪激动地说:“不许建,我们在网上看到,基站的辐射跟核辐射差不多,你们建好我们就给你拆了!”施工人员出示有关部门的审批手续和环评报告进行解释,现场群众却说“谁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并坚决阻挠施工。

  同时,由于担心引发冲突,公安机关往往不予立案,真正走法律程序又不现实,运营商只能吃哑巴亏。王晓龙告诉笔者,三大运营商在基站建设过程中经常遇到老百姓阻挠、抗议。有的小区基站建了一半,老百姓找园林局、环保局信访,到最后往往只能拆除基站。

  今年合肥市“两会”期间,民进合肥市委提交的一份提案称:合肥市的通信运营企业在进行基站建设时,由于缺乏规范、统一、明确的法规指引,再加上部分市民对基站电磁辐射由于不了解而产生担忧和恐惧,对基站建设进行阻挠和抵制,导致相当数量的通信基站无法建设。2013年已勘测选址的无线通信基站站点,合肥移动200余处、合肥电信200余处、合肥联通150余处基站站点受阻。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