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再议TD-SCDMA:让TD-LTE腾飞

2014-12-18 10:13
科技那回事
关注

  对于所谓“TD式创新”的话题持续发酵,阚老师甚至撰写文章要求追究相关责任人,各路神仙不断出来抛出各自的观点,在各界纷纷讨论TD-LTE运营一周年之际,TD-SCDMA的这场论战显得格外刺眼!

  前一阵子看着大家争得不可开交,我说要算账恐怕谁也算不清楚,因此一直不想为此颇费口舌,但看到大家仍然喋喋不休,甚至矛头指向人身攻击等等,实在看不下去了,也说说我个人的浅显看法,也希望大家能够把更多精力放到后续发展上,而不是纠结于过去。

  我个人认为,看TD-SCDMA过去十几年的发展可以从技术层面,产业层面和国家层面进行简要分析。因为前面多人都是动辄数万字,所以本文仅仅是简单描述,不深入探讨。

  从技术层面讲,3G TDD制式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几乎所有参与移动通信发展的公司都有过研究,最终取舍是由哪种技术的成熟度和商业利益最大化决定的,这里面有传承也有站队也有政治的因素。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过去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积累的国家而言,从TDD入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管这个技术是和西门子的商业合作而来还是后续加入了一些自有技术并把他包装成自己的东西也好,能够最终成为全球认可的国际标准之一并初步具有商业化能力本身就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这也间接推动TDD LTE的进一步发酵。至于说这个技术能否和WCDMA及CDMA2000竞争的关键不是技术,而是后续的产业化能力。

  那么,从产业化层面讲,传统欧美主流设备商和运营商经过几年较量,已经达成了WCDMA和CDMA2000的发展路线,那么,在TD-SCDMA上的投入自然就很少。因此,TD-SCDMA后续产业化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中国企业的身上。当然,有些外资公司还是没有完全放弃这个技术,毕竟当时中国政府还是很支持这个技术的发展的,因此很多外资公司通过各种形式的间接合作,也进行TD-SCDMA的一些产业化工作,尤其在芯片层面,也包括诸如鼎桥这样的合伙公司模式。

  但整体而言,这些公司的实力和投入都是不够的。至于说华为和中兴,当时已经清楚的知道跟着国际主流走是一项功半事倍的发展道路,两家公司从2G的跟随者开始步入3G的参与者角色,这个时候紧跟WCDMA和CDMA2000更能缩短和爱立信等老大的距离。因此早期在TD-SCDMA产业化过程中并不积极。因此,最终挑大梁的就是政府研究机构转向的大唐了,但对于大唐而言,这么点投入,包括自身的积累和产业化能力是根本不可能完成TD-SCDMA产业化的。后续的事情大家也清楚了,政府的决心日渐明确,因此在信产部的推动下,让大唐释放相关专利,让更多企业参与进来,加速产业化进程。

  这个过程事实上和当年04机商业化过程十分相似,巨大中华的发展都与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TD-SCDMA显然要比04机复杂的多,是需要端到端产业化才能进行商用的。我们应该清楚的看到,在整个国产系推动TD-SCDMA产业化的过程中,有一个核心短板就是芯片,然后就是终端,至于系统设备,在华为、中兴及大唐、上贝等的参与下其实并不差。但芯片层面就要差多了,从而也导致终端表现非常的差。

  当初我曾断言,所有国内或者合资来单纯做TD-SCDMA芯片的企业(如重邮信科),无论TD-SCDMA最终是成还是败都终将死亡,因为芯片这东西当初看的很清楚,你必须前有积累后又储备,说俗点就是前有2G后有4G,唯有此才能长远发展,尤其是芯片领域需要长期积累,大规模投资,而当时做TD-SCDMA芯片的企业没有任何一家具备这个能力。

  最终的问题就是TD-SCDMA早期并不具备大规模商用化的端到端产业化能力,尤其是在芯片和终端层面,当然系统层面也有很多问题,毕竟和WCDMA及CDMA2000相比,商用网络部署越多,纠错的过程就越快,而TD-SCDMA因为仅在中国商用,纠错过程就很慢,也导致网络性能和另外两个标准比有不少问题。

  另外,因为终端是直接面向消费者,消费者体验差,那么对网络的整体性能表现就不满意,最终消费者给出的答案就是不满意不合格。这些也传递给中国移动这个商业化实施者,造成集团再到地方对这项技术的商业化进程出现严重分歧,从而使得TD-SCDMA网络在各个地方体验差异非常明显,整体陷入一种十分被动的局面。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