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全面解剖华为:“狼性”文化挑战思科中兴攻占欧洲市场

2015-02-23 02:01
退思
关注

  初识华为

 

  我认识华为是在上世纪末期,那时我在北京的一家通信研究所做硕士毕业课题,导师很忙整天在外面开会,一周才召见我一次。我被安排在自动化中心的网络室,虽然办公室里有我一个工位,但我基本不在那里坐着,而是整天泡在实验室,跟着几位网络工程师混。

  1997年我买了第一台电脑,14寸显示器的英特尔MMX166,是攒了很久的钱买的,非常的珍惜,但自打进了实验室后我就把它封存了,因为我在实验室用的是HP图形工作站,花上万美元直接美国购置的,显示器20多寸,用它打游戏非常爽,玩三角洲部队我喜欢用狙,用自家电脑开瞄镜看远处的人头就是个色块,用HP图形工作站的大屏幕看就是张人脸。

  实验室要为政府部门搞网络规划和测试,里面摆放了很多高大上的网络设备,其中CISCO(思科)的路由器交换机很多。有个姓吴的高工给我说,思科的网络设备非常好,特别是中心交换机等高端产品无以替代,包括军队的核心网络也都在用,即使担心不安全也不得不用,而且价格特别的贵。吴高工介绍说,思科设备在美国本土是第一个价,上了货轮是第二个价,卖给我们手里是第三个价,我们集成好后再卖给最终用户是第四个价。

  号称国内自主研发的路由器和交换机也有一些,当时有个国产桑达路由器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产品发布会,导师没空去把邀请函给了我,能去人民大会堂开会我觉得很隆重,后来才知道人民大会堂也是出租的,只不过对内容审查的比较严格罢了。

  被邀请参会的主要是研究所和高校的专业人士,还有一些科技媒体记者,我这个小破研究生是打酱油的,主办方高调宣布此款路由器国产化率95%以上,邻座的内行就嘀咕说这是按重量算的,因为核心芯片的重量确实不到5%,然后几个人就低声嗤笑。当时的行内人士普遍不看好国产化,都认为那是骗政府钱的噱头,购买国外芯片攒机然后宣称自主创新,这就是90年代末期的时代特征。

  当时的邮电部发过红头文件,要求在电信设备采购方面,只要是国内能生产的,都必须优先向国内企业采购。相比较而言,华为的网络设备在国产货里算是最先进和品种最全的,也因此被官方部门列为遴选设备,并要求我所在的实验室进行替代思科设备的可行性试验研究。实验室为此晚上经常加班,配置搞不定时就有人喊“叫华为的人来”,即使夜里两三点,打电话半小时后华为的人准到,然后一起干到天亮。思科等其它厂家的人不可能来陪你熬夜,员工敬业精神强是华为给我的第一印象。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