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信运营商是公益型国企?开什么玩笑

2015-04-03 09:45
kumsing
关注

  公益国企论之殇

  应当承认,作为公用产品提供者,无论是已经成为历史、电信业国有垄断经营年代的PTT(国家邮政电报电话运营体),还是近些年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的国家宽带公司(NBN Co),都多多少少地具有为社会公众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功能,但这绝非意味着这些实体的非盈利性。

  在法律与监管、经济与证券市场等领域,通常将电信业与供电、天然气、自来水等行业一同划归为公用事业(Public Utility)。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在同一座城市或者某个城市的同一个区域,后三者一般为独家垄断经营状态,不存在替代竞争。而电信业则不同,就垄断属性最高的本地市话、移动电话及宽带接入等三项业务来看,都是存在市场竞争的,或者虽然市场竞争没有实际存在,但竞争至少是技术可行的,只不过由于缺乏经济性或监管障碍而没有出现而已,再有这三者之间本身还存在着较高的异质竞争。这些特性是供电、天然气、自来水等行业所不存在的。中国城镇的供电、天然气、自来水通常由国有企业经营,尽管从成本到定价,它们都受到远比电信业严格的政府管制,但还没听说它们是公益的、非盈利的,而且一些城市的天然气或自来水项目还采取了特许经营模式,授权私有企业或上市公司来运营。因此,从公共服务角度看,完全没有理由凸显电信业的公益性。

  实际上,通信技术发展规律与电信业的网络经济特征,决定了电信运营商无论是国有的还是私有的,都必需具有持续投资和扩大生产的能力,这就离不开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而没有可观的盈利保证和庞大的网络资产作为担保,这些融资是不能通过市场方式获得的。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家里安装固定电话的老百姓或购买手机入网的个人用户,可能最会对运营商公益性的说法嗤之以鼻,因为他们当时所缴纳的市话初装费或手机入网费,即使今天来看,都是相当高的,要与那个年代的人均收入相比,更可谓是贵得离谱的天价,足以秒杀当今最高配置的iPhone 6!

  公益的基本法律特征是非盈利性,虽然三大运营商可以像私有企业和在华外资企业那样为了企业形象而做些公益事业,但是电信央企不但承担着国有资产增值保值的法律责任,还都是按照中国公司法注册设立的公司,而公司作为企业法人,其存在的基本价值在于对利润的追求。近些年运营商已经成为3?15晚会的常客,严重侵犯消费者基本权益的案例时常见诸于报端和网络,这其实是为运营商的逐利性和非公益性提供了注脚式的解释。因此,电信央企的公益化这一命题存在着难以调和的内在矛盾。

  若运营商成为公益国企,那么日赚3亿元的中国移动将会成为历史,但这些“省下的银子”未必会惠及广大手机用户。因为无论是近期广为关注的中央专项巡视,还是媒体以往的深度报道,都表明先天性公司治理缺陷普遍存在于央企,而这足以大量蚕食甚至完全吞噬任何可观的利润。以“作为共和国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豪壮言语而出名的中石化原董事长、总经理陈同海,在2009年7月因巨额受贿2亿元被判处死缓,就曾被曝日均挥霍4万公款,而近日《中国经济周刊》也披露了“另一桶油”中石油在周永康执掌年代、每顿宴请消费不低于10万元、且此类宴请几乎每天都要发生的奢靡之风,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常设9人,已有王永春、李华林、温青山、王立新和廖永远等5名党组成员落马,占比过半。部分业务出现亏损就向政府伸手要补贴、自己日进数亿然而上缴红利却极少,被网友戏称为“猪也能领导”的垄断央企却存在着对高管的过度物质激励和员工超高福利等内部人控制问题,还有频发的、让人不能容忍的国企自肥式丑闻,如“豪华车队”、“天价酒”、“自肥式车改”、“团购住房”、“天价名片”等等,这一切都让民众心中的公益性远离了现实中的国企。

  关于公益型国企的争论,源自2011年12月10日时任国资委副主任的邵宁先生在 “2011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的发言,他当时表示:石油石化、电网、通信服务等领域的国企将朝着“公益型国企”的方向改革,重点在于提高透明度,以防止企业利用垄断地位损害公众的利益。

  邵宁的公益型国企论,很快遭到了中国财经界的广泛质疑和批评,有学者直白地认为,垄断者从来都是打着社会公益的幌子,为自己的霸王合同和骄奢淫逸树立道德形象,然而掩耳盗铃的说教替代不了公众作为消费者的切实感受。确实如此!12月12日在新浪网登载的一篇《新京报》文章,不到24小时就有近万人参与评论,而且批驳性言论处于绝对的压倒性态势。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从获得众多网友支持的评论,可以看出普通民众对国企公益性的否定、抵触与怀疑:“XX!这种资源垄断企业怎么可能甘心为公益服务?不开放自由市场竞争,拿这种幌子来忽悠大众,你以为经济规律可以随便操纵嘛?”、“我没听错吧?最黑的垄断企业竞然是公益企业?”、“哈哈,垄断合法了。你说他垄断,他说自己是公益国企,你指责他涨价,他说要持续性发展!”

  颇具戏剧性的是,作为国资委下辖但与国资委行政地位平级的正部级央企,中石化的董事长傅成玉于12月26日在出席一项活动时说,企业没有竞争和盈利能力是不可能立足的,因此,所谓“公益性”企业是个误会。这以“热”笑话的形式为邵宁公益型国企争论的“冷笑话”划上了句号!

  国家电网在欧洲进行了巨额投资,而且都上了新闻联播进行宣传,中国移动也早已通过并购进入了巴基斯坦和香港的移动市场,成为落实电信央企“走出去”战略的表率——“做公益”都做到海外去了!实际上,在欧洲一些国家是不允许国有公用事业公司到国外投资运营的,因为这与这些公司创立初衷和目标定位相背离。

  公益国企论的一处致命硬伤,在于其理论上不能自洽。郭美美事件三天毁掉红会一百年,这令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女士很震撼,从那以后,在很长时期内,“公益”由一个褒义词变为网络语境下的“贬义词”。在中国现有舆论环境、政治体系及法制状况下,电信央企的公益性还是少提为妙,更何况全球法制国家中还没有一家纯粹公益的国有电信运营商案例。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