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信运营商是公益型国企?开什么玩笑

2015-04-03 09:45
kumsing
关注

  13亿手机用户代言人:还在路上、在路上

  审慎地使用过粮票与布票、白天吃粗粮晚上梦嚼大肉的人,往往对当年的计划经济有着刻骨版的记忆。对于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们来说,计划经济仅仅是个抽象概念而已。只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都经历过的人,才会对“计划经济的弊”和“市场经济的益”有着具体的认知。虽然有种种问题,像雾霾之类环境问题和部分官员与国企高管的贪腐问题还很严重,但改革与开放使国家强大起来,市场经济使人们富裕起来,中国应该沿着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的方向继续前行。薄熙来下去了,但重庆模式的思维还在。业已很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颇具“智慧地”利用人们对改革开放中某些问题的不满以及民族主义失范和民粹主义盛行的社会格局,打着公益之类维护和促进公众利益的旗号,不遗余力地维持和扩大其既得利益。

  就电信业而言,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依旧是两个空喊了多年的口号。从2005年“非公经济36条”,到2007年“发展服务业若干意见”,再到2010年的“新36条”,国家高层推进基础电信市场开放的决心与力度不可谓不大,但中国特色的“玻璃门”依然存在。目前对民资的市场开放仅限于尚处于试点阶段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和宽带接入市场。从管制复杂程度看,后者至少比前者高出两个数量级,从1996年各国电信法修订至今已有近二十年,即便是法制发达的美国和欧盟,宽带接入规制仍旧属于老大难问题(有兴趣者,可以参阅笔者专著《电信业热点法律问题透析》)。

  2013年12月底11张虚拟运营商牌照发放了,《人民日报》将此称为“破冰基础电信垄断”。然而,从2014年4月第一位170手机用户诞生,到2015年3月多家媒体报道称“虚拟运营商遭遇倒春寒、第一波倒闭潮到来”,时间间隔尚不足一年。可以说,虚拟运营商的大败局,在其踌躇满志市场进入时就已经注定了。熟悉国际移动转售演变史和电信管制的人士肯定会认同这一看法。

  具有寡头垄断特性的移动通信,在评估竞争是否充分时,存在着多种复杂分析方法,但是否有“关键先生”是一个简单而直观的判断方式。通常情况下,当一个国家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较为激烈时,用户份额最低的移动网络运营商,一般在战略上很有侵略性、爱挑起市场争端、不缩手缩脚,从低定价到破坏性创新,它们往往是创新式竞争的“引领者”。这类运营商被美欧监管者称为“独来独往、不合群的小牛”,它们对于维持和促进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保持市场活力,具有重要意义。在具体监管中,有时会得到监管者的额外照顾。大运营商试图通过并购方式“消灭”此类“可恶”竞争者的努力,通常会在电信管制或反垄断规制面前碰壁。美国的T-Mobile和李嘉诚旗下和黄在欧洲多国的和记3G(在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重组完成后,归属于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多年以来就是扮演着这样的“狠角色”。

  近日,和黄斥资102.5亿英镑收购英国移动营运商O2(从PTT分拆而来,从出身看,相当于中国的中国移动)、并入和黄的“3英国”。老超人李嘉诚也演绎了一把“有钱就这么任性”的强者范儿:在市场上,打不败竞争对手、追不上它,就把它买下。完成收购后市场份额将由第四跃升至第一位。此前,和黄在奥地利等国家也有类似并购。可以预见,英国的通信监管者不会无视“独来独往、不合群小牛”的消失,肯定会像十余年前吸引和黄进入英国移动市场时采用过的手法那样,在下一回频谱拍卖时,划出专属频谱专供市场新进入者竞买,并在设施共享、强制漫游等方面给予“额外照顾”,从而催生新的“独来独往、不合群的小牛”。

  在中国,作为市场份额绝对领先者,中国移动肯定不会成为“独来独往、不合群的小牛”。由原北方网通合并而来的北联通、合并了原南方网通的“南联通”,因为市场份额、坐拥具有比较优势的WCDMA网络、组织繁复、人员庞杂等情况,也注定了会将“独来独往小牛”视为小角色而不屑一顾,最后犹存的可能性与期许就是中国电信了,尤其是作为纯粹市场新兴运营商的“北电信”。尽管中国电信的移动业务资费比那两家要便宜一些,但也仅此而已,其市场竞争模式完全不同于美国的T-Mobile和欧洲的和记3G。2015年3月,《财经》杂志一篇文章谈到:“在整个移动市场上,中国电信的劣势更加明显。根据工信部统计数据,2014年1月-10月,中国电信移动用户市场份额为12.8%,这一数据远低于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63.9%和23.3%,亦低于电信内部划定的15%的安全底线。”在用钱买下竞争者之前,和记3G的市场份额处于上升通道,而T-Mobile近些年更是美国营销与价格竞争方面的“破坏式创新”的引领者,按目前发展趋势,其后付费用户将很快会超过孙正义旗下软银控股的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

  因为中国与国际接轨的电信体制变革还没有开始,基础电信业还是几个“共和国长子”独享的游乐场与欢乐园,野孩子们只能在围场之外痴痴地观望。资本的进入与退出,是一个市场维持与促进竞争的基本机制,是一个行业保持活力与持续发展的根本要求。从这一点上看,在中国基础电信市场以符合国际标准的形式真正开放之前,在与国际惯例接轨的电信监管制度体系完整建立之前,对包括移动用户在内电信用户的权益保护的诉求将始终在路上,而监管者只能扮演运营商化妆师的角色,而无法胜任美容师的职责。

  哈耶克曾苦口婆心地警戒世人:“通往地狱之路,常由善意铺设”。公益型国企,或者说,国有运营商的公益性,也许,只有眼含泪、心流血地逃出来的虚拟运营商们才因切身经历而最具评论资格,也只有它们以及抱怨资费畸高的普通消费者、具有公益诉讼性质向运营商讨要说法、索赔一分钱的“秋菊们”,再加上因拨打了半个小时运营商客服电话依然未能接入人工服务而行将崩溃的手机用户,才最迫切地想摘掉电信央企罩着的面纱,与公众一同欣赏欣赏传说中颜值爆表的国有运营商“芳容”,看看究竟是挺高的,还是挺搞的!

<上一页  1  2  3  4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