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提速降费实施 三大运营商捉襟见肘

2015-05-26 11:44
棒棒书香
关注

  就在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推动“宽带提速降费”的一周之后,5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加快推进全光纤网络城市和第四代移动通信4G 网络建设,其中包括宽带提速和电信资费下降的14条具体意见,并提出为实现这些目标,三年内的网络建设投资不低于1.1万亿元。

  一方面要加大4G建设,一方面要降低流量资费,今年对于运营商来说是艰难的一年,更是网络电信史上不平凡的一年。

  4G业务“拖累”运营商业绩集体下滑

  刚刚过去的4月份,对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家运营商来说,是不太好过的。三大运营商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三家企业的净利润集体出现下滑,这是让外界和业界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情。

  先来看中国移动:一季度营收为1608.57亿元,同比增长3.9%;净利润为238.3亿元,同比下滑5.6%,这已经是中国移动连续第七次单季净利润下滑。对于利润下滑的原因,中国移动表示,由于处于转型发展关键阶段,4G网络建设和客户拓展、存量客户保有、移动互联网+发展布局等方面资源需求巨大,需要维持大规模资本开支。

  不仅仅是中国移动因4G业务“受伤”,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也同样存在被4G“拖累”的现象。

  中国联通近日发布最新运营数据,4月份中国联通的移动用户再度流失253.2万,GSM用户流失规模大幅超过3G和4G新增用户,而这已经是其移动用户数连续第三个月下跌。对此,有分析师认为,中国联通获得4G牌照晚,而且发力较小,是用户数持续下滑的重要原因。

  根据《意见》,到2015年年底,将建成4G基站超过130万个,实现乡镇以上地区网络深度覆盖,4G用户超过3亿户。与此同时,要推动电信企业通过定向流量优惠、闲时流量赠送等多种方式降低流量资费水平,提升性价比。

  可是,实现“提速降费”的前提是“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而运营商却长期面临光纤进小区难、基站选址难、管道迁移赔补难等现实问题,宽带网络建设遭受很大阻力。对于4G来说,还有部分网络手机用户把它看成“新鲜事物”,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在一定时间内,这也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移动开通了72万个4G基站,4G网络的覆盖以及4G业务的营销推广也多少摊薄了盈利。虽然中国移动在4G方面拥有绝对的领先优势,用户总数达到1.53亿,占全国4G总用户数的85%以上,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与此同时,中国移动依然决定在今年为4G网络建设继续投资722亿元,虽然有所下滑,但依旧在总的资本支出中占据很大一部分,这在一定程度上势必会影响其后续季度的盈利。

  此外,与中国移动面临的情况一样,中国电信也面临着4G建设投入增加的压力。据记者了解,今年一季度,中国电信3G/4G用户数净增622万户,虽然远低于中国移动,但高于中国联通,尤其是3G/4G手机上网的流量增加了20%,意味着中国电信的4G服务发展正逐渐起步。

  此外,今年中国电信4G基站建设目标为46万个,预计销售支出将增长7.4%—8.3%,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电信未来的盈利状况。

  然而,2014年中国电信的移动用户数净增仅4万户,并且2014年上半年,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一直处于负增长,直到去年底,才较年初有些许增长。

  以上这些数字说明,在2014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电信的移动用户在向中国移动流失。

  促进电信企业释放活力引资、引制、引智三者相结合

  本报记者留意到,就在10天前三大运营商集体宣布下降资费后,提速调费速度和动作也是很快。

  最近几天,本报记者手机连续收到中国移动的客服短信,内容大都是“北京移动在5月和6月每月赠送您1GB本地4G流量,当月有效,月底失效”;“手机卡全面升级,不用换手机号,免费换卡,新卡信号更稳定,使用更安全”;“推出老客户专属特惠方案,仅须预存承诺消费总额的25%(后期全部返还),就可以0元购买一部最新款的4G手机”等。

  不仅如此,在本报记者所居住的小区里,也可以看到北京联通公司提速的惠民活动,就在本报记者所使用的电脑上显示“北京联通第四次宽带提速,已为您的宽带成倍速提升,扫码下载‘联通沃宽’客户端,更可免费获得100M提速体验时长”。

  相关财报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今年资本开支预算为1997亿元,中国电信资本开支为1078亿元其中57%用于4G网络建设,中国联通资本开支则控制在1000亿元以内。三家加起来一共4075亿元,与国务院提出的4300亿元目标还有差距,因此还要继续加大投资力度。

  虽然这次国务院提出的目标不小,但是三大运营商也面临一定的资金压力。从2014年开始,三大运营商已经全面遭遇了营收和利润下滑,在不断加大投资力度的情况下,资金难免会捉襟见肘。

  三年投入一万多亿元,关键是谁掏钱?如果三大运营商掏钱,那么国资委对三大运营商的考核要下降吗?除了资金问题,三大运营商如今还面临着“宽带最后一公里”进小区难以及4G基站建设选址难等问题,这不光是三大运营商所考虑的问题,更是国务院和国资委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建设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就不是企业单方面的行为了,它需要社会各部门的紧密配合,尤其是国资委,要统筹考虑宽带网络作为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的定位,优化完善基础电信企业经营业绩考核体系。同时,运营商也是上市公司,他们的经营要为股东负责,要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士生导师、国家信息资源管理北京研究基地主任赖茂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投资总额超过11000亿元人民币,这显然有利于增加有效投资、稳增长、扩大信息消费,更有利于降低基于互联网+的创业成本,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一轮万亿投资决策可能远远优于几年前的那一次四万亿豪华低效的投资。因为它目标明确,投资方向正确,战略起点高,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影响大。

  “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思路,主要依靠几大运营商来投资建设国家高速宽带网络,恐怕会困难重重。如何破解此困局,尽快落实建设资金?我个人认为,需要梳理思路,放开眼界,借鉴成功经验,开放、谨慎地制定投资策略,创新和完善投资管理机制,创新经营策略,加强技术创新,降低投资风险,保证投资效益和建设效益。”赖茂生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国有企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项安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降费”可以促进使用,可能会导致一个共赢的帕累托优化过程,因而推进相对会容易一些;相对而言,“提速”解决起来会更困难。“从治本和建设规范的政企关系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要更多地去考虑如何在电信领域打破垄断、放宽准入,创造‘促进竞争、鼓励创新’的市场环境。”项安波说。

  项安波认为,如果考虑到电信网络的自然垄断属性和规模经济效应,那么也应更积极、更深入地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引资与引制、引智相结合,通过充分的公平竞争和有效的市场机制,促进电信企业释放活力、提升效率、改善服务。

  “否则, 这些问题即使现在勉强解决,若干年后仍会再现,因为I.T领域技术进步和设备更新都很快。”项安波说。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