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公共属性/市场属性摇摆不定 我国宽带提速容易降费难

2015-05-06 11:32
论恒
关注

  “宽带资费偏高、宽带速率不足”近来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工信部日前表示,将进一步推进“宽带中国”战略,加大宽带覆盖率、提升宽带速度,以缓解因供给不足而带来的资费偏高。而笔者调查发现,资费高、速率低的背后实际上折射了国内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诸多阻力与相对迟缓,宽带真正想要变宽、价格变亲民还要跨过三道坎。

  电信资费:屡被触动的敏感神经

  “电信资费贵不贵?”大多数用户对此都吐槽不断。

  北京市民朱先生选用“自选套餐”,每月基本费用178元,包括了70元2GB流量、88元500分钟语音通话,及20元400条短信的手机套餐。

  然而,3月份朱先生的通信费用达到了近300元,其中除了月最低消费外,还有120余元的套餐外流量,相当于以0.29元每兆的资费超标2GB左右。

  “流量单价太高了,还是应该下降,或者有更多合理的套餐。现在4G鼓励用户随时随地看视频,但这样的单价设计,已经超出预期了,肯定都会格外焦虑流量多少。”他认为,超出套餐的流量单价才能显示国内网络价格水平,而自己为2GB付出120余元,他觉得这已经超过了自己对4G更快网络、更流畅体验的预期。

  调查中记者发现,真正能够承担每月资费150元以上的用户相对较少,大多数用户的资费均未100元以内,这群用户也被认为是“资费敏感型”的群体。

  业内观点认为,若单以4G网络资费来看,资费总体呈下降趋势:2013年12月,中国首张TD-LTE牌照下发,中国移动[微博]率先进入4G时代。北京移动试商用时的套餐显示,4G流量资费超出套餐外为每兆1元;2014年春节过后,北京移动调整资费价格,4G资费通过增加套餐流量形式变相下降,套餐基础价格未变化;2014年6月,中国移动全国范围调降资费,流量单价最高下调40%,套餐外资费调整为0.29元每兆;同时,该公司推出4G自选套餐,用户可以根据需求定制每月套餐内容。各地分公司根据情况赠送本地闲时流量等,相当于变向下调资费价格;2015年4月,北京移动推出流量促销,手机用户可以选择“30元1G”或“70元3G”两种手机叠加流量包,创下流量价格新低。

  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说,总体而言,4G网络资费持续在下降。“这受制于中国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进度,2014年虽然建设很快,但整体只有中国移动一家在积极推进,联通和电信一直在等FDD牌照,所以整体4G市场还是起步阶段。”

  那么,资费偏高的感觉究竟是否客观准确呢?业内专家认为,通信资费有很多衡量标准,可以从直接价格比较,即消费者为每单位流量付出的价格,这方面我国并不算高。

  电信行业专家、飞象网总裁项立刚[微博]认为,与其说资费价格有多高,不如说现有技术水平和市场环境下,资费是否存在下降空间。“网费下降空间肯定有,而且还很大。但不是一下子能实现,这与技术进步相关,需要慢慢来。”

  折射宽带建设深层次难题

  笔者调查发现,资费下调与宽带提速问题的背后,实际上折射了我国宽带建设的成本较高、投资动力不足、持续面临阻力等深层次难题。

  网费网速与宽带建设水平相关。以4G网络建设为例,其建设投资不仅成本回报周期长,也存在规模预支问题。“比如,中国移动如果没有一定规模的基站、城市覆盖,4G网络是难以试商用、商用的,消费者也不买账。唯一的办法就是运营商自己承担基站建设的成本。”一位不愿具名的通信行业人士表示。

  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国内4G用户呈现“爆发式增长”,3月当月净增4G网络用户2388万户,总量达到1.62亿户,今年预计突破2.5亿户。

  但业内观察认为,这显然还不足以规模降低资费水平。“4G去年刚刚投下去还没有产生效益,普及率跟国际相比还在进一步提升。成本降低和充分竞争还有进一步的推动空间。”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说。

  比规模投资更令运营商头疼的是人为阻力。上述不愿具名的通信行业人士说,建设4G基站,运营企业会面临进入公共场所、地铁车站的难题,这些机构、写字楼、商场及地铁隧道等多会产生费用,有些费用甚至过高而无法推进;而进入居民区时,居民会出现如“基站辐射导致健康问题”等担忧,从而形成阻力。

  在固网宽带方面,建设分布失衡与投资动力不足成了难题。调查发现,现在在城市市场中,宽带有需求、有市场,运营商光纤到户改造的积极性很高。但在农村和偏远地区,宽带普及和光纤改造还是相对迟缓的。

  “投资建设同样的宽带,偏远地区用户少,运营商需要花十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收回成本,这就让很多运营商自然做出选择,重城市、重发达市场。”项立刚说,这种失衡也导致国内宽带整体速率偏低。

  专家认为,建设中的难题恰巧说明我国应当重新审视宽带基于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运营商在公共属性和市场属性间的摇摆,是造成当前宽带建设难的一个深层次原因。”

  “有些运营商地方公司的KPI(关键绩效指标考核)指标很重,基本上也都是靠着盈利地区的收入、盈利业务的收入,补足持续建设的亏空,这并不可持续。”一位接近运营商的业内人士说。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