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蓬佩奥罕见站台FCC Open RAN会议 政治立场碾压技术中立选择

2020-09-16 09:07
C114通信网
关注

本周一,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举行了有关Open RAN技术的论坛会议,除了一些电信行业企业的高管外,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美国商务部政策与战略规划主任Robert Blair这样的高层政府官员亦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

Light Reading评论道,对于美国电信行业的监管机构来说,这样的人员配置形式可能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原因很明显:Open RAN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它的模糊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美国国务卿首次在FCC活动上发表讲话。蓬佩奥利用这次露面宣传了其鼓吹的“清洁网络”和“清洁国家”运动。负责特朗普政府5G工作的商务部官员Robert Blair则宣称:“我们现在有机会建立一个电信系统,以保护这个国家赖以建立的自由和开放原则。”

而FCC主席Ajit Pai则表示,Open RAN有可能成为华为和其他中国供应商的替代解决方案。他说,“Open RAN可能会颠覆这个市场。我们将迎来供应商的多样性、具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并且安全密钥将掌握在网络运营商手中,而不是一家中国供应商手中。”

无疑,蓬佩奥和Ajit Pai等政府官员的发言,将这场“关于技术的讨论”变得政治意味浓厚。

然而,Open RAN技术能否带来美国政客以及电信行业给予的种种希望,还有待观察。毕竟,这项技术的核心承诺仅是在无线电和基带单元等各种RAN组件之间创建可互操作连接。

技术中立不应变得政治化

关于Open RAN技术的发展,行业当中一直存在着多种声音。一方面,电信运营商希望通过引入Open RAN技术推动网络开放以及供应商多样化来实现降低成本,这是一种就技术谈技术的演进选择,自是无可厚非;然而,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却频频表达了将Open RAN技术政治化的提议--部分政客提出强制运营商采用该技术,从而作为替代中国设备供应商的一种方法,在这种情境下,技术失去了中立性,实则成为美国政府打压中国技术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在FCC这场充满政治色彩的Open RAN会议之前,今年5月新成立的Open RAN政策联盟(Open RAN Policy Coalition)已经将美国政府的意图暴露得非常清楚。据了解,Open RAN政策联盟由前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代理行政长官Diane Rinaldo担任执行董事,是混杂在Open RAN相关社区中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组织。

图:Open RAN政策联盟创始成员

从成员来看,Open RAN政策联盟中绝大多数为美国企业,而其成员之一日本NTT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坦言,“美国政府直接要求我们加入其中”。这句话意味着,原本“相对单纯”的对于技术架构演进方向的选择,已经掺杂了过多的政治立场因素。无怪乎日媒评论称,Open RAN政策联盟是继施压其他国家弃用中国5G设备之后,美国政府又一次赤裸裸的政治行动。

是和我们(美国)做生意,还是和华为做生意,只能选一个--这是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施压其全球其他国家弃用华为5G设备时毫不掩饰的潜台词。

从1G来到今天的5G,移动通信技术对于人类社会的重要性愈发明显。我国在过去几代通信技术中从追赶到追平,再到5G时代真正意义上身处第一梯队,却在如今复杂的国际形势下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设备厂商虽依靠技术实力与世界各地的电信企业建立了密切联系,但却因美国近年来在全球范围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的一系列政治煽动行动,而频频遭遇技术排挤。由此使得这些原本应该基于标准技术进行优胜劣汰的市场选择,成为了一场场政治站队。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天的FCC会议上,即将离任的共和党FCC专员Michael O'rielly提出,政府不应该提出技术强制命令。他说,“我们决不能决定技术的输赢。”显然,大家都清楚,这是一场明显的政治鼓吹活动。

Open RAN尚未经验证

虽然美国政府现在力推Open RAN,希望该技术成为美国企业在5G技术领域弯道超车的一个高能武器,然而,Open RAN是一种尚未经实际验证的技术,能否满足美国政客赋予其的巨大期望,还有待考证。

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真正全面利用开源技术建设网络的电信运营商仅有一家,那就是日本电商巨头乐天旗下的乐天移动(Rakuten Mobile)。该公司声称其网络是一张端到端的完全虚拟化的云原生移动网络,借助Open RAN,其资本支出可以减少40%,运营支出可以减少30%。也因这种成本降低,乐天移动可以以低于主流运营商价格的定价提供4G服务。

这些说法似乎让Open RAN变得特别吸引人。

图:Open RAN架构

从理论上来讲,Open RAN理念可以理解为通过软件开源化、接口开放化、硬件白盒化来实现模块化组建基站,以降低产业成本。其目标是在开放接口情况下支持异厂家设备互操作,这意味着未来运营商不会被一家设备商“锁定”,整张网络的供应商将非常多元化。

这种理想固然美好,但现实是,这种做法往往会把简单的基站变得更加复杂,导致运营商的系统集成和维护成本大幅增加;同时由于没有责任主体对单基站的总体性能和质量负责,会导致故障率增加。依然以乐天移动为例,有评估称,作为全球第一个大规模的4G白盒网络,相较传统网络,日本乐天的网络功耗增加了5倍,集成度变差12倍。当然,由于乐天移动的网络商用时间还不到半年,实际的网络性能与运营成本如何,我们尚待观察和确认。

实际上,在本次FCC会议上,来自AT&T和Verizon的发言人都对Open RAN问题表示了犹豫。AT&T发言人Laurie Bigler直言,“要引入Open RAN技术,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这进一步表明了美国运营商对Open RAN技术成熟度的担忧。

电信行业的WinTel模式?

更进一步来看,Open RAN技术采用的硬件白盒化,意味着核心价值下沉到了白盒芯片。通过公版的白盒硬件参考设计,基站整机设备无需自研芯片和关键器件,可直接从第三方芯片和器件厂商购买现成器件,这大幅节省了整机设备厂家的研发投入,降低了研发门槛。但是,由于基于相同的公版硬件参考设计,所有设备厂家的产品完全同质化。此外,在这种模式下,最终CT基站可能将转变为IT电脑/服务器的生态,产业链价值下沉到白盒芯片和器件厂家,最终被美国芯片巨头厂商绝对垄断。

在软件方面,Open RAN采用的开源软件,虽然可以大幅节省基站整机厂家的软件研发投入,降低门槛,但这样的开源软件相较于“专用软件”的性能更差,并且由于软件的边际成本为0,必定是赢者通吃,极大概率上最终唯一一个生存下来且独霸市场的5G软件厂家将会是美国公司。

也即,由“白盒芯片+开源软件”构成的Open RAN产业链最终可能将类似于WinTel模式,从而将中国优势的5G生态转化为美国优势的PC电脑生态。并且,由于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受到美国制裁,无法与Open RAN美国芯片和开源软件对接,将被剥夺公平竞争的市场参与机会。

因此,即使Open RAN尚未得到市场的实际商用验证,美国政府也还是高调地对该技术进行了押注。这不是一种简单的对技术架构演进方向有目的性的牵引,而是对重塑未来整个通信生态系统的话语权碾压。

在眼下的国际环境中,技术中立已经愈发失去生存的土壤。我们认为,整个通信产业链都应采取“技术中立”态度,应鼓励更多的实现方式,并且以“公平、开放、无歧视”的原则进行市场竞争。不要让技术的演进发展掺杂过多的地缘政治因素,从而真正推动电信行业的发展和开放,最终帮助消费者、企业和全体人类受益于通信技术的进步。

作者:岳明来源:C114通信网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