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互联网厂商:参与5G设施建设,要再分一杯羹

2021-07-05 16:06
物联网智库
关注

作者:赵小飞

物联网智库 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

导  读

5G时代,面对互联网为代表的OTT厂商的创新,互联网厂商依然会像此前3G、4G时代那样消耗大部分流量,但同时也依然不会为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投入。更为严峻的是,互联网厂商这次还会参与到5G基础设施的建设中,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再分一杯羹。

近日,在巴塞罗那举行的MWC大会上,德国电信CEO炮轰WhatsAPP等OTT类互联网应用,提出“80%的流量是由OTT厂商产生的,而他们没有为使用基础设施或扩建成本支付一分钱,以换取来自我们消费者的所有数据价值”。而近期另一则消息也备受关注,韩国法院上周的一项裁决,实际上确认了美国Netflix公司有义务向电信运营商支付网络使用费。

早在3G网络商用之初,电信运营与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OTT厂商之间的博弈就已经开始。运营需每年投入巨资进行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互联网企业则借助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快速推出各类移动应用,实现了巨额收益和市值大增,而运营商在承担网络流量暴增中对基础设施建设重任的同时,收入却增长非常缓慢。

未来5G时代,面对互联网为代表的OTT厂商的创新,互联网厂商依然会消耗大部分流量,但同时也依然不会为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投入。更为严峻的是,互联网厂商这次还会参与到5G基础设施的建设中,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再分一杯羹。

暴增的流量、暴涨的互联网应用和不增的运营商

德国电信CEO口中的OTT 是“Over The Top”的缩写,来源于篮球等体育运动,是“过顶传球”的意思,指的是篮球运动员在他们头之上来回传送而达到目的地。通信行业对于OTT再熟悉不过了,具体来说是互联网公司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这些业务占据了运营商网络大部分流量,而互联网公司则强调服务与物理网络的无关性。

从目前市场来看,OTT实际上主要是各大互联网公司推出的各类移动互联网应用,占据广大消费者衣食住行娱等生活的方方面面,几乎所有应用都通过移动APP、小程序等形式,消耗着电信运营商建设运营的网络流量,尤其是当前短视频、直播等大流量应用。这些移动互联网应用是通过最终用户购买流量的形式给运营商支付流量费,而互联网公司并不直接给运营商付费。

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速度有多快?我们看工信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接入移动互联网的总流量达到1656亿GB,是2015年的近40倍;2015年每户一个月接入流量只有0.4GB,而2020年达到10.4GB。相信这一数据各位都有切身体会,在2015年4G商用初期,流量费比较高,用户使用流量非常节省,同时很多移动互联网应用消耗流量也不大;但今天大部分用户不会太在乎流量使用是否超出。

40倍暴增的流量需要电信运营商提供网络支持,但电信运营商并未因为流量暴增带来收入的暴增。根据工信部统计公报数据,2015年电信业务收入为1.13亿元,2020年电信业务收入为1.3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不足3.8%。注意这个收入的数据为当年值,并未剔除通胀的影响,若将通胀考虑进去,则年复合增长率更低。

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和电信业务收入增速对比(来源:工信部)

将流量增速和电信业务收入增速放在一张图上进行对比,就如同上图所示,暴增的流量和不增的运营商形成鲜明的对比。

既然有暴增的流量,那么一定有不断扩大规模的网络基础设施,只有坚强的网络基础设施才能支撑起流量暴增的需求。2010年,中国的移动通信基站数量不足140万个,到2020年移动通信基站数量已达到931万个,其中4G基站数量达到575万个,占据全球4G基站一半以上,有效支撑起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流量的暴增。

我国移动通信基站数量(单位:万,来源:工信部)

在去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情况下,各国都开启了线上模式,但很多国家网络基础设施的脆弱,在突然增长的流量需求下出现原形毕露。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并非一朝一夕才能完成,而是需要多年持续的投资和建设。我国有如此完善的通信基础设施,是运营商每年数千亿元的巨额投资才能形成的。根据工信部历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0至2020年期间,中国通信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超过4万亿元,由此才换来坚强的网络基础设施。

中国历年通信业固定资产投资(单位:亿元,来源:工信部)

从历年固定资产投资的数据可以看出,2015年投资额度达到4539.1亿元的顶点,与4G网络大规模建设密切相关。2019年开始,固定资产投资又有增长趋势,直接的驱动因素是5G的建设。

在运营商投入巨额资金大规模建设网络基础设施同时,也是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期。根据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2015年至2020年期间,各类移动互联网应用的用户数实现快速增长,很多应用用户数实现翻倍,从而驱动互联网各类业态的繁荣。

各类移动互联网应用用户增速(单位:亿,来源:CNNIC)

从数据中可以看到,尤其是手机外卖、移动支付、在线教育、网络直播、网络视频增速最快,这些也是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的大户。更为重要的是,今天这些应用的形态和功能是2015年无法比拟的,如今这些应用已经将大量新的商业模式嵌入,如金融功能、社交功能等,其所体现出来的单用户价值远远超过2015年。因此,也有近年来美团、拼多多、快手等新兴互联网公司以不断创记录的估值成功上市。

运营商与互联网厂商博弈OTT的格局不会有实质变化

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各类互联网应用是典型的OTT,占据了大多数流量资源,对网络建设运营不断提出挑战,但不会给运营商网络建设支付费用,因此两者之间的博弈一直持续。

早在2013年,微信快速扩张的时期,运营商就遭遇了微信带来的“信令风暴”。由于移动互联网应用需要保持长连接,应用程序会不断向服务器发送“心跳”,导致运营商网络拥塞。虽然后来通过应用程序优化和网络升级解决了“信令风暴”造成的影响,但这也带来了运营商和OTT的直接较量。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运营商似乎还是在为互联网企业“做嫁衣”,巨额的网络投资依然是自己承担,基于网络形成的用户和应用红利以及非常可观的收益是互联网厂商获取。实际上,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具有一定公共产品的性质,业界将其理解为像公路、铁路、机场、电网这样设施,其他应用以OTT形式也不足为奇。

另外,网络中立原则也是当前博弈的一个焦点,这一原则要求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已通过决议,废止网络中立,或许为运营商在OTT博弈中取得一定的优势。本文开头提到的韩国法院裁决Netflix公司有义务向电信运营商支付网络使用费,就被业界解读为对网络中立的挑战。

但是,总体来看,进入5G时代移动互联网应用创新还是会持续,届时将有更多需要更高流量的创新业态对网络持续提出挑战,运营商依然每年要投入数千亿元资金来进行网络建设,以应对日益增长的流量暴增需求。同4G时代类似,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依然以OTT形式,不会对移动网络建设投资。

盯上5G基础设施的蛋糕,赚运营商的钱

如果说4G时代互联网厂商的各类移动应用通过OTT方式充分利用运营商巨额投资的网络获得了自身商业的成功,让运营商独自承担网络建设的同时面临增量不增收困境,那么,在5G时代,面对To C端用户,这一现状将依然延续。对于运营商来说,更为严峻的是,互联网企业将可能深入参与到5G网络建设中,而这种参与并不是帮运营商分担巨额投资,而是改变运营商的投资结构,让一部分投资为互联网厂商赚取。目前一个典型的方式就是通过互联网公司强大的云计算能力,给运营商提供核心网托管在云上的服务,成为运营商核心网的重要供应商,切入到5G基础设施建设中并分一杯羹。

近日,美国运营商AT&T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将其5G网络运营转移到微软的云端,第一步将从AT&T的5G核心网开始,后续也将包括4G核心网。虽然此前美国运营商Dish已宣布将其5G核心网部署在AWS公有云上,是全球首次在公有云的大规模5G部署,但Dish毕竟是一家标新立异的新型运营商,而老牌运营商AT&T此次宣布的核心网上云,在业界看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转变。AT&T认为,通过使用微软的云服务,AT&T可以大幅降低工程和开发成本,基于云、边缘计算、AI的灵活性快速进行创新,并推出5G支持的新服务和客户体验。

实际上,微软除了云服务外,2020年曾经收购 Affirmed Networks和Metaswitch Networks两家厂商,这两家厂商是电信级云核心网和边缘计算的专业厂商,可以看出微软一直在为进入5G网络基础设施领域开展布局。

近年来,5G大规模建设将带来广阔的市场空间,加上网络功能虚拟化、软件定义网络等技术的长足发展,互联网厂商们纷纷盯上5G网络建设这一蛋糕,在云化核心网、边缘计算、开源接入网等方面展开布局,俨然要成为华为、爱立信等通信设备巨头之外崛起的新型通信设备厂商。其中包括:

早在2019年12月,亚马逊云服务AWS在其AWS re:Invent大会上宣布与Verizon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开启了5G行业合作竞争的序幕。AWS推出Wavelength这一产品为5G基础设施搭建提供服务,通过Wavelength Zones这一边缘数据的技术支持,允许开发人员构建具有低时延的5G应用。AWS和Verizon在NFL职业橄榄球联盟大赛等体育赛事中进行初步试验,主要应用于流媒体和游戏,未来计划将其扩展到任何需要低时延和高带宽的物联网应用,特别是制造业和其他工业物联网。

Google云在2020年3月发布了Anthos for Telecom计划,同时宣布了Global Mobile Edge Cloud(GMEC)。两者都是面向电信网络提供服务, Anthos for Telecom遵循了Google的重点,以利用其在Kubernetes中的专业知识来使用其容器管理服务来构建混合云应用;GMEC通过开放Google的全球数据中心和边缘位置来让电信运营商运行低时延的应用,从而提供类似于AWS Local Zones的服务。最初,Google也是和AT&T进行合作,在零售、制造和游戏领域进行试验。另外,Google云也准备协助电信企业改革它们的核心IT系统及网络,包括把原本进驻在电信环境中的运营支持系统(OSS)、业务支持系统(BSS)及各种网络功能移至云端。另外,Google也在近日宣布加入O-Ran联盟,在接入网侧也开始了探索和布局。

微软也是在2020年3月发布了Azure Edge Zones,并与AT&T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彼时,微软还宣布了在私有边缘数据中心上利用Azure技术搭建私有5G和LTE网络用例的Azure Private Edge Zones。微软收购的Affirmed Networks已经与AT&T、Orange和沃达丰有丰富的合作经验,可以加快微软进入5G领域的步伐。

2020年9月,阿里巴巴和浙江联通合作完成宁波舟山港的5G轻量化独立核心网全覆盖,采用的就是阿里XG实验室研发的5G轻量核心网。

提供5G核心网、边缘计算、开源接入网,互联网企业已经全面进入传统电信设备的领域,当然这些产品和服务的供应还是需要运营商来买单。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成本节约和云化带来的好处正在逐渐让其转变策略。因此,未来运营商每年数千亿的资本开支的结构可能会有所调整,如果云化方案能够成熟,或许互联网厂商将成为运营商重要的5G基础设施供应商。4G时代,互联网厂商充分利用运营商投入巨资建设的网络基础设施红利,实现自身快速发展,那么5G时代,互联网厂商除了继续利用运营商投入巨资建设的网络基础设施红利,驱动创新互联网应用发展外,还可能会亲自入局5G基础设施建设,直接从运营商身上赚钱。

<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