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站在5G的分水岭上:四大通信厂商2019年报深度解读

2020-04-10 09:47
C114通信网
关注

对于通信行业而言,2019年是真正意义上的5G元年,虽然全球范围内的5G网络建设仍未大规模启动,但随着韩国、美国和中国等主要市场相继宣布5G商用,2019年已成为通信行业从4G向5G跨越的分水岭。

又一次站在通信技术升级换代的分水岭上,华为、中兴、诺基亚、爱立信这四大通信厂商在2019年的业绩表现虽然各不相同,但2019年却注定已成为行业分化与市场转折的开端。

一、2019年华为增收金额超出中兴全年营收

统一使用年终记账汇率折算为美元后对四大通信厂商的营收规模进行比较,可以看到作为领头羊的华为自2018年跨过千亿美元的营收台阶后,其体量在2019年已经达到后三者总和的2倍,仅其年度增幅就已经超出了中兴的全年营业收入。

华为庞大的收入规模源于其同时在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业务进行的多元化扩张,如果仅从四大通信厂商之间竞争激烈的重合市场——运营商业务领域来看,虽然华为依然保持着领先优势,但与诺基亚和爱立信之间的差距却没有进一步拉大,显示出运营商业务市场格局日趋固化的特征。

运营商业务市场的营收格局在2019年波澜不兴,与全球运营商的CAPEX投资仍延续于4G网络有关,随着5G网络建设在2019年启动并将于2020年实现规模投入,网络升级换代带来的市场竞争加剧,以及国际形势变幻的影响,预计将会对四大通信厂商在2020年的市场格局产生较大的冲击。

二、华为收入结构日趋分化,国内运营商市场成重中之重

正如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年报发布会上所言,2019年对华为是极其挑战的一年。虽然在美国政府的实体清单限制下,华为依然保持了稳健经营并取得了基本符合预期的经营成果,但从其收入结构变化情况来看,华为的内部分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首先,消费者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过半。随着华为消费者业务在2019年取得34%的同比增长,其4673亿人民币的营收规模已经是运营商业务营收规模(2967亿人民币)的1.6倍,同时在公司整体业务收入的占比也首次过半,达到54%。

将华为的业务收入结构变化拉长到5年的时间范围来看,由于运营商业务在近三年的增长率始终处于5%以下的滞涨状态,而消费者业务连续数年的增长率均维持在30%以上,此消彼长使得华为在收入结构上已经从一家TO B的ICT基础设施提供商转变为TO C的智能终端提供商。

华为整体营收规模能够在2019年保持19%的增长率,几乎全靠以走量为主的终端业务支撑。2019年,华为(含荣耀)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同比增长超过16%,与此同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4%,1185亿的收入净增额占了公司年度收入增幅的86%;同时消费者业务收入增长超过智能手机发货量增长,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华为在手机市场打造高端品牌策略的成功。

成功的背后也不无隐忧。由于受美国政府实体清单的限制,华为在5月份之后上市的新手机不能使用谷歌的GMS系统,已经开始逐渐影响海外市场的销售,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在Q4同比出现了3%的跌幅。虽然华为推出了HMS系统以应对,但能否挽回局面取决于整个HMS生态的建设,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

同时,更大的危机还是来自美国政府可能加码的打压。在年报发布会上,针对美国可能限制包括台积电在内的芯片制造商对华为供货的提问,徐直军毫不犹豫地认为中国政府会采取反制措施来扶持华为,并坦言全球化产业生态将由此遭受毁灭性的连锁性的破坏,“被毁掉的可能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可见,华为内部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

以终端销售为主的面向大众市场的消费者业务,与有多年合作基础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不同,更加缺少客户粘性,因为GMS系统问题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很快就被苹果和三星等取代,按徐直军的说法消费者业务有100亿美金左右的海外市场收入受到影响;而一旦台积电芯片断供导致华为手机出货受到影响,则其在国内市场出现的空白也有可能被小米、OV等国产手机厂商很快填充。

因此,作为华为近几年业务收入主要增长引擎的消费者业务,面临的外部环境更为严峻而市场竞争也最为残酷,当其收入占比达到公司半壁江山的时候,也是华为最不容其有闪失的时候,华为内部在此时此刻喊出“要做最好的努力,最坏的打算”的悲壮口号更凸显其危机意识。

其次,海外市场营收占比跌落至四成。作为全球化运营的公司,华为当前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在海外市场的业务表现。但从其区域市场收入结构的5年变化来看,华为在海外市场的营收占比已经从2015年的58%逐步回落到2019年的41%,同时其国内市场收入在2019年达到了海外市场收入的1.4倍之多,也为近几年所罕见。

这一方面说明国内市场有足够的潜力来支撑华为的整体业务增长,华为2019年整体业务增长了1376亿人民币,有1346亿人民币来自于国内市场的贡献。

但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政府的实体清单限制大大制约了华为在海外市场的业务表现。首当其冲的是消费者业务,如徐直军所言,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在海外市场因为无法使用谷歌的GMS系统而影响了100亿美元左右的收入。其次是运营商业务,受到美国政府的压力,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和挪威等国在内的海外运营商对于华为的5G设备已决定采取限制或禁止措施,进一步压缩了华为的海外增长空间。

展望2020年,华为所承受的压力只会有增无减,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发展的严峻形势之下,电子消费品的需求萎缩、行业供应链的供应紧张已是大势所趋,再加上美国政府一再加码的打压,虽然徐直军“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的说法对于一家千亿美元营收的超大公司而言有些言过其实,但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及海外市场在2020年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已是不争的事实。

第三、国内市场,特别是国内运营商市场对于华为而言将是2020年的重中之重。

2017至2019年,通信行业处于4G网络建设高峰过后的青黄不接期,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收入增幅也随之跌至谷底;但随着5G商用在2019年开始启动,特别是中国三大运营商在2020年响应政府号召加快5G网络建设,对于华为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

(注: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取自当年年报公布数据)

中国三大运营商2020年的CAPEX投资计划合计3348亿人民币,比2019年同比增加了12%,其中用于5G的投资支出预计高达1800亿人民币,预计将建设超过50万个5G基站,中国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5G市场,而华为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果然,在率先启动的中国移动23万5G基站集采招标中,华为以最高价拿下57%的市场份额,中标金额超过214亿人民币,仅此一单就已超过2019年全年的5G销售收入。而紧随其后将要开始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5G招标,华为以高价拿下最大市场份额也是大概率事件。

特别是作为第四张5G牌照持有者中国广电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在700MHz频段上进行5G建设,这将成为中国5G网络建设的新增市场,而与中国广电在700MHz方案上合作紧密的华为甚至被传言可能独家承建。

被赋予拉投资、稳经济使命的中国5G网络建设,最先也最直接惠及华为,由此预计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收入将在2020年借助国内市场的先发优势实现迅猛增长,同时也将对华为的整体营收规模进行护盘并起到稳定器的作用。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